淮戏唱尽乡音传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1603柏叶雯点击:80发布时间:2019-03-19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地方剧种叫淮剧,又叫江淮戏。

   在我的印象中,祖辈、父辈的长者们没有不喜欢看淮戏听淮戏的。他们用收音机听戏,去露天剧场看戏,用影碟机赏戏,有了有线电视24小时有几十个频道可选择时,他们还是恋着戏曲频道。他们看淮戏时或拍案叫好,或会心大笑,或感伤悲戚,他们与戏中人共喜悲,一次次地体验人世间的大起大落和悲欢离合。

   好多人都觉得听淮戏是老年人的乐趣,对此,我却不以为然。其实所有艺术性的东西都是互通的,不应该有年龄之分,只是各人兴趣爱好使然罢了。想象在冬日的夜晚,室内感觉还很温暖,室外却是寒风彻骨,这样的天气,在家泡了一壶花茶,边喝边听戏,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看淮戏,是在村里一个空旷的广场上。戏台是临时搭建的,一面临墙立了四根粗木桩,围起一个约四五十平方的方形区域,上面铺上木板,三面用绳围着,绳子上粘着一些彩纸,老远看着就像花花绿绿的叶子在风中起舞,舞台上靠墙的一面用一红布帘隔开,算是舞台的后台,吹拉弹唱的乐队人员坐在舞台的右侧,手拿着各式的乐器在作最后的调试,左侧用个简易的门帘挡着,算是留给演员出入的通道。

  每逢赶集和过年过节的时候淮戏团都会来村庄演出,村里及附近村庄的父辈、爷爷辈得知淮戏团要来演出的时候,就都乐坏了。平日里的泥腿子换上穿一身正装,兜里揣一把瓜子,捧着个茶杯,约上几个乡党早早地就赶赴戏台,自带小板凳找地方坐下了。村里上了年纪的人,大多对各种剧目的剧情如数家珍,他们看的是演员举止投足的神韵,听的是抑扬顿挫的唱腔。戏一开幕,底下人就跟公婆看见新媳妇一样,目不转睛,指指点点,有些不懂礼貌的人甚至会大声喝倒彩,所以在这样环境下唱戏的演员是需要极高的心理素质的。可就算是老戏骨,一场戏下来通常都汗流浃背了。

  我看过的淮剧不多,最觉情节跌宕离奇,令人悲伤之至又喜悦至极的是《牙痕记》。此剧刻画情感可谓登峰造极,唱词也是精准而贴切,个人认为是淮剧精品中的精品。最让我体会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是《珍珠塔》。方子文落魄时,亲姑母对他极尽嘲讽,笑他就算铁树开花,你也当不了大官。待他金榜高中,又是一副丑态,头顶香炉,一步一叩,告饶认错。叫人愤怒,又叫人快意。

一个舞台,一曲淮戏,一段真情,一部历史,细细听,慢慢品,诲人识德,催人上进,孝顺贤良,乡音悠悠,乡愁绵绵。

 

撰稿人:文学院1603柏叶雯

指导老师:李兆新

实践创新相关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9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