愀然 铿然 默然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顾骧点击:153发布时间:2017-03-26

四月的末梢,残留着烟火的气息,春深处,有了些许初夏的意蕴,应是柳絮纷飞的季节,空中却只有零星的几点杨花在凌乱地美丽,没有这“落絮无声春堕泪”的离人泪,这春便少了些愀然。

几人的日光中,落红便已散尽,花信风番番吹尽,蔷薇在这碧透浓醉中不摇香已乱,琼花也已纷扬,夏花在春红的零落中孤寂的绽放。梨花溢满了桃花源,那些零落在晴空的生命,令人动容,红籽铺尘,于是,我只是见到了花树的舞蹈,而没有悲伤,花自飘零水自流,只有流水才会泄露花瓣的悲伤。

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这首首的寄恨,岂能听彼岸落红的呢喃。

古人独酌生悲,闻得哀歌不绝。若是天长情,若是月长圆,试问何来西风无情黯然老空弦,明日黄花,蝶也愁,人间百年怅然久离别,只等杜鹃啼碎南柯梦,琵琶语终,谁人与共。

多少轻颦浅笑的倾城玉容只能一夜芙蓉红泪多,多少绿鬓已衰,朱颜未改,任凭雪绕双鬟也不倚融化舞台,多少小轩窗前的鬓云欲度香腮雪在簪花相映之时只能于白蘋洲上望断成双鹧鸪,又有多少兰指请扣木兰微晕阑珊静等长恨唯拟依旧琴心许不悔?结璃之时,良辰美景只留锦瑟相思弦乱。若者,曲已误,再无周郎顾。

在这样的深春读古人的诗词,美到心碎,美到心碎。

东风无力百花残,空了得月满西楼在一曲清商中念起千百年前的独倚栏杆,佳人玉容凋于尘埃。

青梅琥珀光中,沾裳的绝非是《会真诗》般的淫词艳语。一如孔雀东南飞的断肠之语,方能凄凉这绵绵岁月,总是为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离别叹息,为懒起画峨眉后伫立楼上遥望苍穹的孤寂叹息。

最为心碎的莫过一首杜牧的《秋夕》了“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月光洒石阶,如水的寒意,无叹,无泪,无恨,无怨,却字字让人泪下,白描两笔,不堪寂寞的扑流萤,再不是少女的天真做乐,冷画屏,凉如水,却还在期盼着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烂漫。欲做织女而不得,只能走向“未央墙西青草路,宫人斜里红妆墓。”

而上官婉儿一首《彩书怨》更让人动容,“叶下洞庭出,四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冷锦屏虚。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蜀中无别亦,怅怅久离局。”上官婉儿取宋弃沈的才情在此足见其工稳不亚于沈宋,不愧其祖父遗教,首句化用屈原《九歌·湘夫人》已暗含盼夫早归的夙愿,颔联之怨,颈联之思,怨绪之烈,力透纸背,真正令人落泪还不在此,上官婉儿的诗多为应制,奉和之作,这首诗写一个女子怀念离居已久的丈夫,实在是情真意切,在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之余,于她内心深处,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会害怕月落锦屏虚的寂寞,会悲愁久离居的幽闺自怜,想要的不过的是一份最安闲的幸福。

多少千古未了的哀愁,就在这风丝间飘荡。

随笔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