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的幻灭 ——《山河故人》观后感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姜玉雯点击:194发布时间:2016-12-01

这是一个幻灭的故事,这是一个弥漫着淡淡哀伤的故事。

年轻漂亮的沈涛被两个男人同时追求,一个是多金帅气的罗晋生,一个是穷困潦倒的梁建军。也许是虚荣心作祟,又或许是涛感受到了晋生更多的情意。就这样,涛选择了那个为她买回CD的晋生。

本以为这是一部温馨甜蜜的电影,可看到后面才惊觉自己错了。梁子背井离乡还患上了严重的呼吸道疾病、涛与晋生没走到最后还是离了婚、张到乐远赴澳大利亚却连自己的母亲是谁都记不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又是那么的感伤。

“它方天气渐凉,前途或有白雪飞,假如能,不想别离你。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叶倩文的这首《珍重》大概就是涛的心声吧。与晋生离了婚,儿子被判给了前夫,她是不舍不愿的,可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压迫——张晋生可以给儿子更好的环境。于是,她妥协了;于是,她开始了自己孤独的一生。

晋生移民澳大利亚,他一生都在追求钱财和权威,自认为给儿子Dollar提供了最好的坏境,殊不知他却在物质和精神上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儿子已不记得母亲的姓名,一心向往自由。但自由哪有那么容易就可以得到,至少会有天空无声的白云刺激着自己麻木的神经,自由这东西,无处寻觅。

世界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柔软地前进着,悲伤以虚幻的方式书写在河流的倒影上,那名叫希望的光芒被温暖地覆盖起来,筑起的是通往未来的桥梁还是无边的虚幻呢?所有人都这么想着,想着。想着过去,想着未来。但记忆前所未有地趋于清晰,所拥有的的一切也只不过余了记忆,又能奢望些什么?

1999到2025,“铁三角”早已不复存在,“涛晋之恋”也没有结尾,到乐的自由也没能得到。光阴就是一座寺院,不知从何处漏进来的光柱里,裹挟着尘灰,就是无数生命过往,在光影里涅槃却未果,辗转却无路。

在我们很年轻的时候,曾以为生命的轨迹是一个饱满的圆,但我们最终得到的,却并不是在第一个站台上所放弃的。而后漫长的一生中,再也没有机会与我们失去的那些事物重逢。

这,是一种苍凉。

学习心得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