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董如如点击:201发布时间:2016-12-01

“一个人撒米,一千个人在后面拾,还是拾不干净。”——刘震云

《我不是潘金莲》,说的是一桩不算案子的案子,是一个女人耗尽半生的“瞎折腾”,是因为“一句顶一万句”这个人间真理而赌的气。

这个女人叫李雪莲,她就是刘震云所说的那个“撒米”的人。

她撒下的米粒是一个又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是与非”问题,关于所有这些问题,李雪莲只想要一个答案——我不是潘金莲。

李雪莲撒米的故事从纸上搬到了银幕上,那个搬运的人,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冯小刚。李雪莲的故事很奇怪,冯小刚的电影更奇怪,他接过李雪莲没撒完的米,留下了更多“是与非”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更加复杂,因为他看到了跟在李雪莲身后,那28个年轻不同身份各异的拾米的男人。

每一个人都觉得,冯小刚的电影是让人笑的。

《我不是潘金莲》怪就怪在,它乍看之下不是一个悲剧故事,因为这个李雪莲这个女人告的状很荒诞,一件事一旦有了荒诞性,就开始好笑了。

李雪莲告的状,永远不可能赢。只有她的前夫和他现在的老婆离了婚再和李雪莲复婚,然后两个人再离婚,李雪莲才能“消停”。因为她的前夫背信弃义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更因为前夫说她是潘金莲。这种像车轱辘话一样颠来倒去的逻辑本来就让人觉得好笑。

但李雪莲告状的过程,又让人笑不出来,因为她吃的苦太多了。这个状告到后来,变得越来越面目模糊,就像一匹脱缰的马,别人拉不住,李雪莲也停不下来。这个状告到后面,看得人心寒,看得人悲从中来。

囧叔有本书,叫《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这句书名,衬李雪莲的故事非常合适,它好像刚刚让你有了一点笑意,紧接着就是一声当头棒喝。一个喜剧能让人哭出来,这个喜剧就高级了。

李雪莲求的其实是一个规矩——明明是这个男人先犯了错,为什么背骂名的会是她?但现实世界有另一套规矩,她要的这个规矩在这里不成立。所以《我不是潘金莲》说的,是人情和理法的冲突,是规矩和规矩的碰撞。

中国有句老话,“无规矩不成方圆”,为了说清楚这个规矩,冯小刚把这部电影拍成了方和圆。

但就像李雪莲告的这个状,那些人们约定俗成、白纸黑字的人间正道害了她,所以她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去要一个别人不承认的“新”规矩。

用方和圆来拍《我不是潘金莲》,几乎是冯小刚打一开始就有的想法。但这个想法契合的不仅仅是“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个道理:冯小刚想用圆来营造一种宋代山水画的“旧”风貌,在这个旧风貌里,藏着一个新故事;这个新故事,也要有新的讲法,人变远了,有时候还看不清楚面貌,只有动作和状态,这些动作和状态里,就是“新”和“旧”的搏斗;古时的园林设计也有讲究,女的闺房都是圆门,男人议事的厅堂都是方的,所以这场搏斗,也是女人和男人的斗争…

李雪莲只有一个朋友,叫孟兰芝。孟兰芝说过,“我遇事能忍,你遇事不能忍”。这是这个故事发生的根本,李雪莲忍不了。

从中国几千年的人情常理来看,李雪莲应该忍,千千万万的人这么忍了过来,于是和这个世界相安无事;但这个世界上也有千千万万的人没有忍,没有忍的人,最后都变成了故事。

孙悟空没有忍,所以闹了天宫;林冲没有忍,所以雪夜上了梁山;吕布没有忍,所以血刃了义父董卓。中国古典小说里的人都很轴,不像当代小说里的人物那么复杂、那么纠结,古典小说里的人容易一条道走到黑。所以李雪莲这个人物,虽然求的是一个新规矩,但本质上,她是一个特别中国古典小说式的人物。

但实际上,李雪莲想过忍,她在市里被拘留了7天,回了家后决定不再折腾。她之前折腾是离婚是真是假的问题,这个问题她想过翻篇,但前夫秦玉河的一句话,把他拉了回来,秦玉河说:“你就是潘金莲。”

离婚真假事小,是不是潘金莲事大,这关系的不只是李雪莲的现在,更是直接毁了她的未来,而毁掉她的,还是那个做了错事的人。

这件事,李雪莲不能忍,她也不应该忍。

李雪莲的故事虽长,但她只是个序,史为民们的故事虽短,但他们才是主。这个故事,如冯小刚所言,其实是在通过一个女人介绍28个男人。

李雪莲的人情之冤说不清,但这28个男人的人情勾连能说清,看懂了这28个男人之间的勾连,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李雪莲最后变成了潘金莲。

 

学习心得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