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ZC点击:319发布时间:2016-04-08

 

  国中时代有一件小事如今空暇时总能萦上心头。不可不说是时光作怪,往日被我视而不见的场面,现今却从中重新体悟出些不可言的严肃与深远的悲凉来了。

  那是国二升国三的暑假,母亲每日都用她那辆与女孩岁数相近的电动车送她去补习。路很远,横跨了半座城。下午两点的课,一点钟母女俩便要顶着烈阳出门了。

  母亲内心对送女孩很是愿意的,那是她用青春倾注浇灌了十七年的花朵呀,眼看着自己曾经错失的大学梦将由自己的后代完成,她就激动得难以平静。只还有一年了,多年的等待即将结束,于是这份愿意里多了分耐人寻味的殷勤。

  女孩坐在母亲后面,骄阳逼使她眯起双眼,而她却有些使性子似的不安分地要睁眼眺望,好让繁重的课业对精神造成的紧绷舒缓一些。

  起初,她看到沿途的护城河像父亲的双臂一般环绕着,感受到盛夏里的绿化树在知了的蝉鸣中更多了许清凉。她从心底欢喜她的这座小城浑然一幅宁静的画卷。这一定就是国语老师提及的生活的诗意!自鸣得意间,嘴角不觉上扬。

  学生总是太记得住老师的言语的。譬如守纪守法的不可二论的底线论,正错观。

  路途漫漫,时间一久,暂时被抛却脑后的课业上许多难解的疑问又一股脑儿回来,折磨得她火气上身,后背发热,小鼻子上涔着因紧张而冒出的细密的汗珠。女孩的目光渐渐由新奇的透亮转变成不闻不问的放空状了。她知道前座的女人对自己寄寓的期许,她也有对自己近乎严苛的要求,以至于每当出神一小会儿对于她来说都是含满失望的罪恶。

  可经行的路人到底是不知道她们暗里的小心思的。路遇这对母女,只是不免单纯的多看两眼罢了:女人即使接近中年面色仍显露有血色的好精神;后座的孩子梳着低低的马尾,眼神清澈,白净秀气,好不安静可人,一副细框眼镜更衬出学生自带的斯文气儿,让人一眼能瞅出她对功课的认真来。呵,这么一对养眼的母女怎能不让人好生羡慕?看着美好的她们,片刻的出神似乎能叫旁人忘记酷暑的难捱。若是告知他们十七的花季就已有那么多的愁思缠结在精神的纲线上,不知是会发出叹服还是唏嘘的悲哀呢?是啊,一个本在花季的孩子,谁会将忧愁与她联想到一处去呢!对自我的苛责能到使脸色煞白眉头紧蹙的地步,真真是稀奇得不得了哩。

  “咣”——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夹杂着金属质的音弦感打碎了人们眼前片刻的安宁。

  “怎么回事啊你这人,是你逆行,是你违反交规的!我是决不必承担对你的任何责任的!”母亲先是一怔,方要错乱,倏地似是反应过来这是条单行道,立马有底气地先声夺人。

  “妈妈,怎么了?”女孩慌张地侧伸出头,紧抿着双唇,放空状的眼神瞬间回落,聚焦在车身的右前方。她第一反应是遇到像要碰瓷一类难缠的老人了。

  只见一个面相五十多岁的半鬓着白发的妇人狼狈地瘫坐在地上。烈日炎炎,把她本就黝黑的肌肤晒得红铜发亮,干枯的短发凌乱着,撩开几缕银丝杂乱贴着嘴角的面庞。意外地,她并不多言。她将手撑在背后,咬牙支起了后背蹒跚着自己爬起,然后拍拍裤脚的灰尘,又捋平了衬衣的褶纹。这一系列的动作是如此的自如,不带失礼与卑微,恍若方才的狼狈从未发生过。妇人的仪态举止是那样的有尊严,看得真真直叫女孩为刚才鄙陋的猜测自惭形愧,反衬得女孩心灵的丑陋来。

  好在母亲在这单行道上是很小心的,骑车的速度放的很慢,约略是自行车的程度,使得这位老妇人站得起来且身子骨并无大碍。见人没事,女孩紧皱的眉头一下子平坦了,母亲原本还想多逞强多说两句警示的话,在意女孩揪着她衣角的小动作随机也止住。

  论是非是明显的,老妇人逆行,与母亲的车在拐弯处造成擦伤,但女孩已经无暇管顾眼前对她而言这无碍的琐事,看表着急着催着母亲继续走,她的补习课是准点开课的,要早些去才有像样的位置。对于满心学业目标的要强的她来说,是没有再比提拔成绩来得着急与重要的。

  车子开动,女孩突然意识到老妇人到底是没张口向她们母女说声道歉的赔罪,就如她们母女也未曾关心过是否磕痛了她的皮肉一样。她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这位奇怪的妇人,一刹那四目交对,她读出妇人眼里的不屑的凉意,那凉意回击着她的不解的目光,反倒使她自己浑不自在起来。

  时光匆匆飞过,之后准备国考的那段日子里再不曾念及此事。而到如今,女孩长大了,变成一个成年人。成年人的世界早与分数无关,社会的浮沉历练着她心灵的敏感度。曾经小小的视角,再看不尽社会人的心肠;曾经执念的法律,也会成为狡辩的恶器,让人心伤。

  如今那个女孩早已变成我这般老成的模样。每当我回想往事的时候,总放不下曾经的这件小事,不断想象着当时破冰的各种,想不到结局,只剩羞愧在脑海徘徊,空余着惆怅。虚荣自作怪,那份细密的羞愧与悔恨维系不多久最终变成冷冷的嘲弄,细碎地啮噬着我的良知。想来《双城记》中的所言:“不论生活在哪个时代我们都应该怀着宽恕与爱,去面对这个世界,去活着。”真真是悟出人生的哲理来,让我能够自已了。是的,人生之细琐多艰,只凭法律度量岂不太过生硬凄凉

 

 

(作者:文学院1506朱雅萍)

 

上一篇:密 谋

下一篇:友情的第三者

随笔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