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永生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顾佳瑞点击:472发布时间:2015-11-15

    一场秋雨如期而至,雨水啪啪落在窗上溅起水花,很轻盈地漾动一种****般的诗意。我痴痴地看着水花,很享受这属于我的孤独。

    阴雨绵绵,空气里弥漫着压抑、沉闷的气息。我独自走在布满落叶的石道上,心情愈加沉重。寂静的校园,凛冽的西风无情地撕扯着我的衣裳,我觉得身体一阵一阵发冷,僵直地立在原地。灯光昏暗,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变的暧昧不清。顺着微弱的灯光,我只能看到我脚下是枯萎颓败的银杏叶,满地金黄,黄的刺眼。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多愁善感的黛玉一语道破我此时的心境。我撑着伞,故意放慢脚步,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像我一样,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

    空气里飘过一丝淡淡的泥土味和清新的味道,我闭上眼睛细细地嗅着,心情也舒畅多了。雨渐渐的大了,我听着雨打梧桐、芭蕉的声音。嘀嗒,嘀嗒,清越的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分明。古有:“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殊不知,雨打梧桐芭蕉也别有风味。读蒋捷《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想象他在歌楼时,有那烛影摇红,暖玉温香,罗帐朦胧,只听得声声夜雨敲窗,就有说不尽的旖旎风流。

    冷风吹过,我裹紧衣服,急促地走着,心里却放不下那雨中的银杏。我顺着深秋气息,不知不觉想起故乡门前的那棵银杏。家乡的银杏应该也变黄了吧,只是曾经那个在银杏树下跳舞的女孩现在不知在何方。哦,家乡的银杏有没有被风吹?被雨打?既而我又想到家乡的亲人,想到那年与奶奶共坐在树下聊天的美好时光,想到每年银杏叶纷纷落下的时候,我也学黛玉葬花,用一抔土埋葬我对它的不舍与思念……思乡之感的缺口彻底决裂了。我不想哭,可是泪自己往下流,热热的两行的泪水仿佛流到我心里,化为滚滚暖流。此时此刻,我不再害怕孤独,也许正如某人所说,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

    花谢了可以再开,草枯了,明年可以再绿。我终于彻悟生命最终都走向一个永恒,如银杏叶子。孤独亦是如此,我的心情顿时释然。在这个季节里,飘飘零零纷纷扬扬的落叶落入泥土的怀抱,实现“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崇高,我也尽可能将过去所有的不幸与痛苦通通抛却并忘却繁荣与奢华。这场雨净化了我的心灵,我想象自己是雨中的麻雀,扑棱着翅膀,虔诚地祈求秋雨洗去我所有的浮躁。

    “悲观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个夜,我注定辗转难眠,窗外的雨声仿佛一颗不经意投入心湖的小石子,猛然掀起滔天大浪,竟把那沉入湖底的往事掀了出来……

上一篇:光阴的凉意

下一篇:祭月之三盏茶

随笔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