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生活变得成熟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曹艳秋点击:316发布时间:2015-11-14
 

【一】我喜欢的男孩,他不是王子,同我一样毫不起眼。

我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没有杏仁般的瞳眸,海藻般的乌发,也没有白皙的肤色,好看的少女身段,我像一棵小草,纤细卑微地沉在这世界底部,执著生长,与人无涉,整个生命于我而言是静默的,直到它被一阵笑声打断。

我看见了一片蓝,好看的蓝色裙子,还有蓝色发带,她说:“我叫潇潇,你叫什么?”我怔怔望着她,慌了。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可以有这么好看的女孩,白白的,净净的,低调夺目,让人心生艳羡,我说:“我叫小草,不,不是,是百,百草。”

我把头埋下去,带着乡下姑娘与生俱来的泥巴味道与自卑。她笑起来,大方得不得了。她说:“老师让我坐在你边上,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我点点头。那段时间,我总是忍不住偷偷看她,好像在她到来之前,我从来没有抬头看过这个世界,七彩缤纷,一举一动。我甚至对着镜子学她走路的样子,学她不同弧度的微笑。

唯有顾源,他会对我笑,眸子青涩,脸膛发红,笑着笑着把头埋下去。他坐在教室最角落的地方,同我一样毫不起眼。我敢迎接他的目光,我甚至敢对他说:“顾源,你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我敏感地觉察到,我和他是一路人。我们很快开始写信,谈论数学题,谈论长大后的理想,我在信的末尾给自己署名小草,不再是卑微而是碧绿且蓬勃的象征。我像所有女孩一样,开始折纸星星,一颗一颗,丢进玻璃瓶里,我想,集到10000颗的时候,我就可以把它们送给顾源,每天10颗,正好三年。18岁,高三毕业,我要亲口告诉他,我很喜欢他。

【二】公主的恋人是蓝色的,我的恋人是七彩的。

潇潇最近收到很多情书,有团支书的,有班长的,有校篮球队队员的,她从校门口经过,总有男生趴在走廊上吹着口哨,她成了学校的校花,而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春天,潇潇恋爱了,韩睿,是个真正的王子。

潇潇说:“小草,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人呢?”我笑。

潇潇说:“小草,我就只想和他在一起。”我笑。

她那么激动,那么美丽,连眼睛都闪着光芒。我和顾源并肩走在操场上,潇潇走在我们身边。我很高兴,我们都有了归属,她开始织蓝色围巾,说有朝一日要送给韩睿,像欧石楠梅子酒,淡淡的,全是蓝色。她的恋人是蓝色的,那我的恋人呢?我仰头望着我的顾源,阳光打下来,七彩缤纷,我的恋人是七彩的。

那段时间,我们总是待在一起,四个人,一起上自习,一起下自习,一起去路边的小摊吃两元钱一碗的米粿。顾源说,这米粿的样子,像极了他家乡的凉皮,他自西北农村来,住过窑洞,窑洞是美丽的,烟火的,又有着荒凉的神秘和孤寂。在顾源的口中,那里可以看见满天繁星。

我和潇潇吵着要他带我们去,他就郑重地点头,说等高三毕业的夏天,那儿很凉爽,还有着他全部的童年回忆。顾源后来又在信里和我提到过多次他的窑洞,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跑回去,静静地坐到月明星稀。我能想象那个画面的美好

【三】不论是不是王子,他们都喜欢公主。

潇潇生日,我们一起去喝酒。顾源醉了,歪呆在沙发,口里嘟囔着’潇潇’。他喜欢的人是潇潇。我的笑容在瞬间凝固。潇潇也是,怔怔地望着我。

不是王子,凭什么还喜欢公主?分明被众星捧月般呵护,凭什么还要抢我的顾源?我一言不发,在潇潇和韩睿惊愕的目光中兀自走开。

那天回家,我站在镜子前端详良久,平庸的身材,平庸的脸蛋,连那眉眼都平庸琐碎。我忽然明白,不论是不是王子,他们都喜欢公主,可我不是公主,我是小草,卑微又纤细我从来不曾如此由衷地渴望成为美丽的女子,这样就能讨得一份天长地久的喜欢。像潇潇。

第二天,她没有来上课,顾源担忧地问我怎么了,我甩开他,背着书包走在前面。他说:“小草,我很喜欢苗潇潇,你带我去见见她好么?”我摇头。那之后我再没和他说过话。

潇潇直到第三天才来上课,忧伤地望着我,她在抽屉里给我放一封又一封的信,我执拗地把它们统统扔进垃圾筐里。

我,百小草,不需要他们的友情和怜悯。

【四】如果我消失了,会不会有人难过。

在潇潇没来上课的三天里,顾源整个人都变得很苍白,头发乱糟糟,眼神涣散。不过才三天。他难过成那个样子,那么如果我消失,会不会有人难过?

我背着巨大的行囊,为了这个答案,固执地离开了家。学校找我找疯了,父母也找疯了。我一个人坐着绿皮火车,到那拥有漫天黄沙的窑洞前,我看见了顾源口中的月明星稀,看见了顾源的童年,我甚至找到了一些铁皮玩具,把它们揣在包里,平和地端坐洞口,一天又一天,直到手机里静静出现一条短信: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发件人是顾源。然后那些短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一条都没有应答。

【五】雨滴会变成咖啡,种子会开出玫瑰,旅行是一种约会,离别是为了体会寂寞的滋味,路一走就累,雨一碰就碎。

半个月后,回学校,像从来没有离开过,模考,高考,放假。我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没有人知道,那些天,我去了哪里。唯有那瓶星星,整整一万颗,我背着它们穿行几千公里,把它们一颗一颗埋在窑洞的墙上。它们带着荧光,夜幕降临,一闪一闪。

人生就像饺子,岁月是皮,经历是馅。酸甜苦辣皆为滋味,毅力和信心正是饺子皮上的褶皱,人生中难免被狠狠挤一下,被开水煮一下,被人咬一下,倘若没有经历,硬装成熟,总会有露馅的时候。生活总会等到成熟的季节,连同爱情,一起成熟。

上一篇:沉默的乡愁

下一篇:光阴的凉意

随笔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