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近走,又遇见------读王开岭《古典之殇桥是水的情书》有感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李尚德点击:918发布时间:2015-10-30

 夜幕之前,烈日之后,正当黄昏。

 西头的那轮太阳挂在山头,欲坠似的。像一位少女,遮着笑魇,仿佛即将散落她的秀发,不漏缝隙的包裹眼下的大地。夜本应是静的,可人类的爪牙让夜也呈现出昼的光辉,一时间让人乱了阵脚。歌中唱到“白天不懂夜的黑”如今夜的黑也尽被无情偷走,有谁能懂这伤悲。更别说流萤纷舞的缥缈,现如今更是一种奢求。“日品茗茶,夜赏流萤”如此诗情画意,古时文人果然兴致非凡。

 窗外丝丝细雨轻敲窗檐,一粒粒,一滴滴。像花针,像牛毛,像细丝。雨滴流过,更像远方寄履者的泪痕,心中孤苦,千丝万缕,霎时涌上心头。就连空气中,也仿佛为了应景,氤氲着难以言说的氛围。

 偶然路过一条河流,碧绿的流水波涛汹涌,让人惊喜,更让人感动。自然就是如此包容,尽管人类千刀万剐,它始终不失风度。只不过遗憾的是,桥的痕迹已销声匿迹,钢筋水泥霸占了本属于它的领地,徒有几根不只是何时架起的木棍支架搁浅在其上,历史的风雨已洗刷掉它通行的功能,寂寞的立在那儿,像一座墓碑。

 南方有句俗语“我走的桥比你行的路都多”。不假,华南水域纵横,千姿百态的桥联通着天南海北。水与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二者相依相存。若是有水无桥,或有桥无水,都可称为残缺。水与桥,像唇齿,像姊妹,像恋人,紧密相连,紧密相拥。就像沈从文所言:“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类型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不得不说,这是人间大美至极的串联。

 月悄然升空,像刚刚那位少女乌黑秀发中的一颗水钻,虽失了几分从前的皎洁,但仍是世间至冷的光,只不过城市的日新月异让它增了几点污浊,为它填了几丝飘渺,暂且称它朦胧吧。

 又像是一只眼,垂在空中,静静地看着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奔驰行走,悲欢离合……

 
学习心得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