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杨树人的流浪---读苏童《米》有感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傅昌艳点击:835发布时间:2015-10-30

 

 这种流浪不仅是自身的流浪,更是精神上的无处安放。
 一旦压抑的情感无处发泄,便会造成心理上的变态扭曲,成为一个可怜可憎的人物。五龙在城乡之间的穿梭,揭示了早在中国当代城市化之前,城市生活范式对人的欲望的引导就已经出现了,这个从乡村逃难至城市的青年,被饥饿、仇恨扭曲了原本善良的天性,其影响深入至他的性心理,造成严重扭曲的精神变态,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变态的将米灌进女人的下体。当五龙用罪恶的行径获得了米店并发达了的时候,最希望的仍然是在家乡枫杨树买两千亩地,好风风光光的在乡人面前一雪前耻。最后五龙被脏病折磨,甚至还没来得及咽气,就被儿子砸下了象征尊严的一口金牙。小说充满了反讽与悲剧性。
  这里面心里变态的不止五龙一人,他们多多少少有些许的不正常,他们是一群失败者。
  枫杨树遭大水淹没,五龙跟着米车流浪到大鸿米店,此时的他是多么的可怜、卑微、低贱。人不可貌相,谁能料到后来的五龙发达至心理变态,心灵扭曲,其悲惨的一生反而让我毫无怜悯与同情,自作自受。他内心的仇恨太多了,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似的。从开始跟着米车来,到临死跟着米车走,恰似一个轮回,有落叶归根之感。
  织云,一个浪荡虚荣的女子,天生的贱货,生下来的抱玉,她自己都不知道父亲是谁,阿保?五龙?还是吕丕基?这个问题在整篇文章当中都恍恍惚惚不知所以,五龙认为他像阿保,经常梦见他来报仇。当最后抱玉成了狗汉奸将他抓走,施尽酷刑时,玉龙又觉得抱玉像极了他,之后六爷说抱玉像他,直接将他强行抱走,实际上是为了填补自己没有儿子的空缺。至此,抱玉的生父就更加扑朔迷离了,抱玉到底是谁的孩子?
  织云在抱玉被抱走之后,为了自己的虚荣心,没皮没脸的到了吕家做了六姨太,其实还不如个侍女,最后落了个烧为灰烬的下场。
  而绮云呢?一个禁欲主义者,冷酷,无情,吝啬。也是一个悲苦之人,被迫嫁给五龙,忍受五龙的变态性折磨,生下米生,柴生,小碗,米生遗传了五龙的天性--仇恨,因小碗告状而将妹妹捂死在米垛当中,自己也被打残了一条腿,成了个拐子,有对妻子雪巧在房事上生活上百般折磨,雪巧又因为和仓房通奸不成反而被柴生发现,怕被米生知道,被柴生抓了把柄,遭讹钱,最后忍受不住在米汤中下了砒霜之后逃走,沦落为妓女,米生没了女人便活不下去,竟拿了剪刀剪了熟睡中女人的裤子,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儿,天天追着女人跑,这不就是一神经病吗?那柴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好赌博,好玩蟋蟀,暴力贪财,在送五龙回家的火车上,拿了五龙口里的金牙,他的妻子却被日本人比杀人的时候杀死了,一尸两命。是因为五龙怕儿媳妇生孩子的血光伤了自己便把乃芳遣到娘家去了,乃芳家是卖棺材的,多多少少暗示了乃芳的死亡征兆。
 这是一群在当时环境下而导致心灵扭曲的不正常的人,一大家子的人都是心理变态,这是一个非正常的年代!都是失败者,都是身体流浪精神无处安放的异类!
学习心得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