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黑暗  绽于光明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胡芷睿点击:610发布时间:2015-05-27

 

行于并不繁华的街道,陈旧的楼体侧面或是不起眼的门面,看到了这样的标牌:盲人推拿。那里有王大夫、沙复明、张宗琪、都红、小孔、金嫣……聚集着经济型“外来移民”,跳跃着一颗颗火热的心。因为失明,他们一直以卑微的形态呈现在我们眼前。在众多的残障人士励志故事背景下,《推拿》实为一部别出心裁的作品。
现实与作品的升华:于黑暗中见光明
  “黑暗餐厅”是一家别有情趣的餐厅,毕飞宇先生选择在此举行《推拿》新书发布会,此举可谓用心良苦。走进盲人的世界不难,走进他们的心并非易事。接受失明的痛苦是一时的,从此和健全人形成隔阂的痛苦是终生的。盲人的世界虽是黑色的,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失去了血色,这个群体小心翼翼地纠结着自己及彼此的情感,些许含蓄,些许内敛。
  小说的主题侧重于对人类尊严的关注和思考。《推拿》写出了残疾人的快乐、忧伤、爱情、奋斗、欲望、野心、狂想、颓废,人物的性格构成了情节展开和故事叙述的巨大张力,打破了我们对残疾人认知的情感牢笼。不幸,是一种体验,一种集合,于每个人而言,都是趋利避害的,所以从盲人身上,我们能感受到隐深的共鸣。
  面对媒体的采访“在此书中没有看到盲人苦兮兮的特质”,毕飞宇先生回答,即便盲人的生活很苦涩,他都不会写出来,因为盲人所表现出的是乐观、快乐和自食其力。
心灵与文字的统一:于无声处听惊雷
    与其他茅盾文学奖作品相比,《推拿》没有恢弘的格局,没有震撼人心的史诗情怀,没有涉及广大人类的侃侃之谈。同样,作为江南作家的毕飞宇,他的文字并非刚强之风,却能表现出盲人心中最激烈的呐喊;他的文字也并没有矫揉造作之嫌,却传达着盲人最温情柔软的一面。他们的无声无息、殚精竭虑,是对光明世界的隔膜和敬畏。
    中国的文学史上一直缺少一部《忏悔录》,进击有之,愤懑有之,遗忘有之,希冀有之,反省亦有之,唯独缺少对人性真正的挖掘。一部《推拿》,看似推拿肉身,实则推拿人心。大时代里的小人物易写,小时代里的大人物也易写,小时代里的小人物在淡忘中遗失写作的价值,但要写的妙,还是可以大好的,而大时代里的大人物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好故事,是上上签,写得好,实在难。毕飞宇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让人感到了小人物的重要性。在这样一个普遍关注宏大物事人的时代,眼光会放长,但是不会远;视野会扩大,但是不聚焦;笔锋会犀利,但不能一针见血;反响会如潮,但缺少思考。
  《推拿》是一本救赎心灵的书,我们无所适从,对弱势人群无意识的怜悯,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蚕食鲸吞着残疾群体的尊严和人格?作者面对平静的外表,尖锐指出社会大众对盲人的同情,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在寻求“耶路撒冷”的路上,唱着朝圣之歌,却总感觉背负着深深的罪责。我们不能要求现代文学都能给我们心灵的归依,但其传达的文学价值、社会反响、精神导向足以提供全新的认知。《推拿》最大的特点即是铺陈叙事,正如广阔的海面风平浪静,然而拥有剧烈喷薄的力量。以笔者鄙薄之见,用“蝴蝶效应”来类比可能更凸显一字千钧重及那种力透纸背的影响力。
  所见即所想,所想即所思,所思即所写,从心到纸的路程,少了浮夸虚华的包装,多了一眼望穿的通透,也就多了一份明朗之美,彰显本性,势如洪流。
小说与影视的联袂:于无形中暖人心
    新世纪以来,新兴媒体淡化着传统的文学传播方式,创作的园地渐生荒草。当启蒙声音不再,当解构兴趣淡漠,当反思声影绝迹,当人性拷问搁置,依然有中坚作家们不断耕耘,如贾平凹、阎连科、莫言、铁凝、苏童、毕飞宇等,丰富的创作数量和思想艺术上的锐意探索,证明这批中年作家对精英写作传统的坚守。然而,当文学与影视的结合和联姻成为新兴力量,文学催生影视的改编和再创造,影视的传播又推动了文学热销。《推拿》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和电影,通过演员的演绎给观众带来更直观的震撼,我们往往会被他们的一颦一笑,一掬一蹙而打动。
  “一部好剧总能触及观众的痛点,而痛则不通,此为推拿所需。”在电影《推拿》的结尾,是小蛮与小马的无声对视,氤氲的空气,绵柔的阳光,映在小马的眼中,折射出无限的温情与希望,是一种不能为声音所表达的美好。两个人的幸福依然会给人一种心凉之感,“沙宗琪”的解散,盲人们不得不再一次融入茫茫人海,寻找着渺茫的依靠。导演娄烨将充满感性的镜头对准特殊群体,展现着治愈人心的作品,娴熟稳重的风格在疯狂追求票房的影视界温暖着人们的心。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就算眼前是无边的黑暗,有一颗明亮的心足以照亮生活,只有光明未到达的角落,没有光明刺不进的黑暗。一部《推拿》,便是在滚滚洪流之中不催的坚石,字字珠玑,直击人心。
学习心得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