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抗战英烈群雕(之二十七):顺河阻击动淮海 廿六英烈铸长堤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zsr点击:626发布时间:2014-10-01

  1945年初,我新四军主力开赴津浦路西作战,苏北日军乘机设谋,围歼兵力空虚的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日军调集驻淮阴、宝应、高邮、扬州、仪征、六合、来安等地的日伪军,兵分8路,合围黄花塘。新四军军部得知这一消息后,于25日火速电令驻扎在泗洪朱湖的152团,奔赴黄花塘保卫军部。
  淮阴城日军派出的合围兵力是天井的一个大队,外加伪军潘干臣部的1个团,计约1500余人。这支队伍从淮阴城南出发取道顺河集,准备沿洪泽湖大堤一线,奔袭黄花塘。这些日伪军一路烧杀抢掠,所过之处黄烟滚滚,哭声震天。这一情况,被正向黄花塘挺进的52团发觉。团长张宜友和参谋长胡乾修经过分析,当即与军部取得联系,决定分出4个连的兵力和团机炮连两个班,由他们亲自率领,跑步抢渡张福河,占领顺河集,以日军的必经之路洪湖大堤为依托,就地阻击敌人,其余两个营的兵力继续奔赴黄花塘。
  27日早晨,奉命占领大堤的38连刚刚进入阵地,便与敌接上了火,接战的对方是打前阵的伪军。这些伪军不知对方底细,连用两个连的兵力发动几次冲锋,但都被我军压了下来。这一下,跟在后面督战的日军才不得不重视起来,日军指挥官调来野战炮、掷弹筒,经过一番狂轰滥炸后,压在伪军后面的日军也直接投入战斗。
  日军的直接参战,让担任阻击的我军战士士气大振。战士们依托大堤地形,面对一波又一波冲上来的敌人,作战更加勇猛。枪管打红了,战士们用小便淋湿毛巾捂在上面继续打;敌人冲得太近,战士们端着刺刀,跃出战壕与敌人白刃格斗。激战中,8连指导员岳行、排长杜金飞、赵有士、战士王开全、韩寿桃等壮烈牺牲。小战士韩寿桃牺牲时,双手紧抱住一具日军尸体,嘴里还咬着鬼子的耳朵。4连长张云龙在望远镜中发现,日军阵地上有一匹无人驾驭的洋马驮着弹药箱,在跑前跑后地运送着弹药,于是他便叫来神枪手周阿福将马击倒,打乱了日军的弹药运送。
  惨烈的拚杀激战一直进行到下午两点多钟,日军的正面进攻始终未能得手。无计可施的天井,决定从张福河暗坝涉水过河,迂回侧击我4连、7连阵地。敌人的动向,被我紧密观测敌情的胡乾修参谋长发觉。当他发现有一群敌人簇拥着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日军军官,正从九堡村方向过来时,他断定这就是指挥此次战斗的日军天井大队长。于是胡参谋长翻身下马,从警卫员手中取过“三八”大盖,悄悄地接近河边,依托河边柳树,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只听“叭”的一声脆响,马上的日军军官应声落马。这名被击中的日军军官不是别人,正是指挥本次战斗的日军大队长天井。
  这一下,整个日军阵地象炸了锅一样乱作一团,不仅冲在头阵的伪军惊慌调头狂奔,就连跟在后面的日军也再无心恋战。52团首长发觉这一情况后,当即命令司号员吹响冲锋号。立时,埋伏在掩体里的我军战士,如猛虎下山一般向敌军猛扑过去。失去指挥的日军至此再也无力抵挡,在胡乱放了一阵枪后,便一窝蜂似的向淮阴城方向逃去。
  顺河集阻击战,激战达一天时间,最终以我军完胜收战。战斗中,我军打跨日伪军14次冲锋,共击毙日军72人,伪军200余人。52团连长以下26人在战斗中牺牲。此役的胜利,不仅显示了我军指战员奋不顾身、保家卫国的战斗精神,同时也证明了52团指挥员指挥得当、身先士卒的优秀品质。战斗结束后,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高度评价这次战斗:“顺河集这场血战,把日寇兵分八路进攻淮南、扫荡新四军军部的部署粉碎了。”
  顺河集当地政府和地方民众在战斗结束后,收埋了烈士忠骨,在张福河畔修造了陵墓,并建起了纪念碑,26位烈士的英名,镌刻在翠柏掩映的大理石墓碑上。为悼念牺牲烈士,原赵集抗日剧团编剧周广成先生特写下如下诗篇:

    乙酉正月初五天,
    日寇扫荡洪湖边。
    五十二团行军过,
    短兵相接血雨飞。
    敌人辙乱旗披靡,
    我军奋起败北追。
    民族精英二十六,
    英勇壮烈铸丰碑。

红色文化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文学院通知公告
最新更新的资讯
热门点击的资讯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