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抗战英烈群雕(之二十五):血火硫烟黄炮楼 十三勇士耀军田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zsr点击:385发布时间:2014-10-01

黄炮楼位于涟水城西北军田村,是地主黄德家院内的一座三层小炮楼。炮楼座落的庄院分东、西两院,四周有围墙拱卫,中有炮楼居高管控,再加上院内设施齐备,因此当时的抗日民主政权军田乡乡公所便驻扎在这里。由于在整个抗战时期,涟水的国民党势力一直就比较弱,因此,侵占涟水县城以及盘踞在主要交通运输要道据点内的日伪军,从来都将主要精力,用来对付共产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
   194158日(农历412日)深夜,涟水县城日军头目金本,得到一条情报,说有一队新四军主力部队驻营在黄炮楼。于是金本立即就调动起100多名日军和300多名伪军,星夜出发,于天亮之前突袭包围了盐河岸边的黄炮楼。
  日军行动十分突然,待到军田乡自卫队发现了敌情后,想带领队伍及群众安全撤离已经来不及了。队长林福生立即召集全体民兵,研究敌我形势。大家认为,现有自卫队员共计13人,持有土造步枪13支,短枪2支,手榴弹8枚,子弹300余发,凭借炮楼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凭借13人中有8人是共产党员,且人人都有较强的战斗力,因而坚守到天黑还是有信心的。于是林福生将惊慌逃避到炮楼院内的200名群众,先撤到炮楼里;然后亲自带领4个民兵防守东院,派班长朱发标带5个民兵和财粮助理防守西院,让神枪手何景林和另一名民兵朱寿山上到炮楼顶上打击敌人。
   面对有炮楼居高封锁的庄院,实施包围的日伪军也料到强攻不是易事,而且,他们还真以为炮楼内有我军主力部队在此,因此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双方直挨到太阳高高升起,敌人实在耐不住了,才在对准炮楼猛扫了一阵机枪后,向炮楼发起了冲锋。头戴钢灰、脚穿皮靴的日军,与大批的伪军分几路同时向黄炮楼扑来。而墙院内我英勇的自卫队员沉着迎战,弹无虚发,不断有日伪军士兵倒在我自卫队员的枪口下。日伪军先后发动了十多次冲锋,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但始终未能攻入庄内。交战中队长林福生和班长朱法标均中枪负伤,但他们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便又投入战斗。
  黄炮楼的军情,迅速传到了涟水县游击大队那里。游击队长王观涛、张胜武各率30余人赶来救援。他们分别从东北、西北侧击敌人,策应庄内,突破最深处距离炮楼仅剩100多米。但由于敌人人多势众和火力太猛,致使策应行动始终无法奏效。王观涛等在天色向晚后,又在各庄吹响号角,以图调动迷惑敌人,都未能成功。
  庄外的敌人见久攻不下,便乘着大风向我炮楼的窗口和射击孔扔硫磺毒气弹。一时间,阵阵黄烟熏得楼里的人们咳嗽不已,老人妇女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众人纷纷用棉被、棉花、泥巴等阻塞门窗防毒。傍晚时分,200余日伪军又从淮阴方向赶来增援,见有强援到来,包围的敌人决定强攻。晚饭后,敌人集中全部火力向黄炮楼攻击,炮楼土墙被打出了许多窟窿,楼北面的屋子,也被敌人挖开了笆斗大的墙洞,敌人向里面投掷手榴弹、火油瓶、硫磺弹,倾刻间,楼内浓烟滚滚,火势雄雄,楼板被烧坏,楼梯也凹陷了下去。
  楼内的自卫队此时面临弹药匮乏、无力坚守的局面。经过紧张商量,自卫队销毁了全部文件,决定带领群众乘黑冒死向外突围。在将计就计用诈降方式再一次杀伤一批敌军后,队员们乘乱带领群众向外冲去。混乱中,神枪手何景林中弹牺牲,副队长朱寿山着几个孩子和部分群众冲出重围,脱离了险境,班长、共产党员朱发坤牺牲后,仍手端钢枪、依墙站立,怒目圆瞪着楼梯口。打红了眼的日军,冲进楼内见人就杀,当场刺死了汤进采、朱发桥、徐井生3名队员及30多名群众,并将队员的尸体肢解泄恨。队长林福生、党支部书记杜春生、班长朱发仁,队员刘希唐、朱发标、朱发龙等7人和20余名群众,被日军押解到涟水、淮阴县城,后均被杀害。
  黄炮楼战斗,狠狠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使日军付出了伤亡80多人的沉重代价,她集中体现了涟水人民抵御外侮的不屈斗志和民族精神,值得我们永远纪念。

红色文化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