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感触
文学院来源:文学院作者:131王梦娇点击:1134发布时间:2014-03-11

    

我依稀还记得第一次读余华的《活着》是初中时,那时我的脑海里。觉得福贵是一个可悲可恨的人,活该他败尽了家产,气死了老父亲,还使得那个可怜的家珍,那个善良的女人遭遇了那样的悲惨痛苦,是的母亲也那么死去,当时我不知道因为这些个原因咒骂过他多少,而且最后看到凤霞,有庆,二喜,苦根,一个个的惨死。总感觉这是他的报应,他活该,总觉得最后的那条老牛对他是一种好的依靠,由于年少的那种偏执,因为对那些诸如凤霞,家珍的悲伤际遇,所以尽觉得那条老牛的出现是太便宜了福贵了,尽然残忍的偏执的认为那条老牛就不应该留给福贵,就留他一个人孤独终老。

呵呵,现在想想,真觉的那时的自己太偏执,太偏激,孩子气。

现在的我重温了这份经典,我的感触颇多呐。我也不再那般年少,孩子气的偏执,偏激了……..

《活着》在我眼里不在只是简单地因果报应了,而是在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或许,人活着就真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活着”作为一个词语,在我们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但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曾经在我的记忆里,福贵的一生除了苦难就是苦难,他的一生命运多舛,他经历了太多苦难,接受了太多的残酷,经历了太多的生死,也被动的看到身边亲人们一个一个的离去的至亲之痛:但是。我却忽略了,忽略了他的感受,该文是以福贵自己的角度出发。来讲述他自己的一生,在他的眼里,他那苦难的经历里充满了幸福与欢乐,他肯定相信他的妻子是世上最美的妻子,肯定同样。他做为一个父亲,在他眼中,他的孩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还有他那苦命的女婿,以及他的外孙,在他的眼中都将上极棒的,当然。他的一生中最不可缺的还有那头老牛,叫福贵的老牛,那头可能会陪他好久的老牛……….

对于《活着》。作者余华如是说: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

人到暮年,半截身子入了土。或许就会顿悟吧,或许是这样……

犁田的老牛或已深感疲倦,它低头伫立在那里,后面赤裸着脊背扶犁的老人,对老牛的消极的态度似乎不满,我听到他嗓音响亮的对牛说道:“做牛耕田,做狗看家,做和尚化缘,做鸡报晓,作女人织布,哪头牛不耕地?这可是自古就有的道理,走呀,走呀。”

疲倦的老牛听到老人的吆喝后,仿佛知错般地抬起了头。拉着犁往前走去。

其实,疲倦的老牛某种程度上呢,就是老人自己,老人对老牛所说的那些话呢,其实也就是老人说给自己听得,当年的他就是因为没有做自己该做的事而做了不该做的事,从而导致了家败如山倒的局面,酿成了那么多的无法原谅,不可泯灭的错误,“错误”实写老牛知错,却又何不是在说自己知错呢?

“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的好,苦根也行啊”

“这牛叫福贵”  “可你刚才叫了好几个名字啊”

“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地,就多叫几个名字去骗它,他听到还有别的牛也在耕地,就不会不高兴,耕地也就起劲啦”

看到这些,我不禁笑了,老人的做法或多或少是在自欺欺人呢!可是转念一想,或许二喜,有庆,家珍,凤霞正式老人一生的痛,也是老人活下去的勇气呢!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离别,老人或许累了吧,是真的累了。但是他曾经的至亲都没有了,都早早的离开他了。只孤孤单单留下他一个人,所以,他要替他们活着,替他们活在这个世上,替他们再看看这世间的蓝天,白云,替他们再呼吸些这世间的新鲜空气,替他们再看看这世间的纷繁,替他们活着,为他至亲的人们……

“我从小就不可救药,这是我爹的话,私塾先生说我是朽木不可雕也,现在想想他们都说对了,当初我可不这么想,我想我有钱啊,我是徐家仅有的一根香火,我要是灭了,徐家就断子绝孙了”

曾经的他是多么的狂妄不羁,他是那般的有钱,可是不也得在经历这一切后感慨一声:现在想想他们都说对了。或许这就是生活,作为旁观者的我无权去评论曾经的福贵是那般的幸福,也无法去判定经历这种种后的福贵有是何般的不幸福…….因为,认得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的生前和葬礼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

“爹说道:从前,我们徐家的老祖宗不过是养了一只小鸡,鸡养大后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变成羊,再把羊养大,羊就变成了牛,我们徐家就是这样发起来的,爹的声音咝咝的,他顿了顿又说:到了我手里,徐家的牛变成了羊,羊变成了鹅,传到你这里,鹅又变成了鸡,现在连鸡也没有啦!徐家出了两个败家子啊!”

唉,财富来的慢,败的却快,先辈们一点一点的积起的财富,或许用一天,也许是一个小时,更有可能是一个瞬间,就败的尽光…….徐家老爷的那般无奈与无望,那绝望,绝决的眼神,或许是福贵心中一辈子无法磨灭的烙印吧!或许是这样,又或许不是,因为我不是福贵,我无法去…….

龙二从我身边走过时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没认出我来,可走了几步他硬是回过头来,哭着鼻子对我喊道:“福贵,我是替你去死啊!”

龙二死后,我想想自己该死却没死,我从战场上捡了一条命回来,到了家龙二又成了我的替死鬼,我家的祖坟埋对了地方,我对自己说:这下可要好好的活了。

阴差阳错,机缘巧合,又或是说命该如此吧,福贵侥幸保住了一条命,他以为这是命,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想他的后半截该会越来越好了。可是,世事难料,这般如此后,福气未到,厄运却接二连三的来敲门,或许这就是福贵一生的磨练吧,正是因为这些磨难,苦难才让他真正得到了晚年与牛未伴的安乐暮年吧……或许是这样,没有人知道福贵怎么想……

没有人…….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随笔相关资讯
在线留言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电话:0517-83525172    技术支持:叶华伟
版权所有  ©  2009-2017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